当前位置:主页 > 法师开示 >

【然教法师开示】缅怀上钦下因长老


来源:然教法师  发布时间:2018-03-28 11:05 浏览次数:
禅林花谢,般若舟沉。‭
 
唐密秽迹金刚北京派传承上师钦因老和尚,于公元2018年1月20日(农历腊月初四)15时38分,在树林灵山福慧寺安然示寂,入大涅槃。世寿九十一岁,僧腊五十载,戒龄四十九夏;老和尚号敬缘,字钦因;自幼善根深厚,厌荤茹素,老和尚一生悲智行愿,道行卓绝,以弘法为己任,以利生为事业,在海内外声誉极高,深受教内外各界人士敬仰。
 
2017年6月4日,我前往树林福慧寺亲近钦因长老,老和尚不舍慈悲,将法予我,回传北京因缘殊胜。回顾接法过程,各种偶然与巧合,似乎冥冥中自有安排。
 
1、净业寺茶叙贤首初结缘
 
华严宗,汉传佛教的宗派之一,此宗以《华严经》为所依,故名。以唐之帝心杜顺和尚为始祖,云华智严法师为二祖,贤首法藏法师为三祖,清凉澄观法师为四祖,圭峰宗密禅师为五祖。实际创始人是法藏,因法藏受封贤首国师,故此宗又称为贤首宗。
 
诸法因缘起,想必我今生与华严宗冥冥中有些缘分。剃度系的传承上是大家比较陌生的腾兰宗,此宗尊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为祖师,不仅以《佛说四十二章经》为主修 ,而且还兼修《华严经》,并且在创宗不久腾兰宗的僧人就隐没在华严宗里。我在读北京市佛教文化研究所研究生班的时候,得以华严宗为主修方向,并得到北京大学哲学系王颂教授的悉心指教,王老师的研究方向重点是华严宗历史与哲学、宋代佛教。2015年承蒙山西晋城贤首寺常住不弃,还被礼请为监院。
 
 
一路走来,虽然与华严宗有不解之缘,但在法脉传承上却没有瓜葛。虽说这是一种遗憾,但我也是随缘的心态,并没有四处攀缘。巧的是2016年应宁波净业寺常住邀请前往讲经,席间与净业寺住持妙华大和尚茶叙,偶然间谈及此事。从妙华法师处得知台湾福慧寺上钦下因长老有贤首宗法脉传承,妙华法师也素与台湾福慧寺有所来往,愿意成全此事。
 
但妙华法师也坦言相告,钦因长老年事已高,身体不好,接法之事要等待时机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就在本以为事情无果的时候,听说老和尚要我传一份简历和一张照片。后来在体化和尚告知下,才知道老和尚不轻易传法,要看法缘。据说师父当时看了我的照片,很满意,当即同意传付法脉,只是要择日传法。一等又是几个月的时间,终于得到确切日子,准备赴台。
 
2、雨夜福慧寺初探胜因缘
 
之前,没有想过要去台湾,对台湾也没有太多关注。这次办好一切手续,在首都机场候机,才想起来百度一下,对福慧寺有个了解,免得到了那里一无所知。网上关于福慧寺的介绍不多,但就是在这些微少的文章里,让我深感因缘不可思议。为什么?因为通过了解得知,唐密秽迹金刚北京派传承就在福慧寺,而此传承如今在北京却失传了。当时,把这殊胜之法接续回北京的念头油然而生,因为网上报道中说,老和尚久不传此法,于是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试试看因缘。
 
飞机降落在桃园机场,福慧寺两名居士来机场接我,问我晚饭吃什么,我说在飞机上用过了,他们说可以尝尝他们路上买的高丽菜包。高丽菜还是第一次听说,他们说特别好吃,我非常好奇大陆离高丽比台湾近,为什么高丽菜没有引进大陆。 
 
出来机场,没有想到台湾大雨,一边看着雨刷摇摆,一边和两位居士交谈,询问了寺院情况以及转天传法的准备工作,不知不觉到达福慧寺。居士撑开准备好的伞,紧走几步上台阶。这时候,福慧寺住持体化大和尚在大殿屋檐下等候。接我的居士早已把拉杆箱放到房间,一定要让我尝一个高丽菜包,盛情难却,品尝了一个,原来是卷心菜,顿释疑惑。
 
体化大和尚对居士交代了转天工作事情之后,我们攀谈起来。一席话后,我把想接续秽迹金刚法回北京的想法提了出来,希望能够圆成心愿。体化和尚沉思片刻,也认为此事促成是一件殊胜的事,但要等转天早上请示老和尚的意见,一路辛苦让我先休息。就这样在深夜的福慧寺,听着窗外雨声,思索着明天传法之事,企盼因缘成熟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 
3、一进福慧寺人静传密法
 
雨夜消除了台湾的酷热,一夜睡得非常舒服。早早起床,出来看看福慧寺环境,雨后的清晨,空气格外清新。由于惦记着接法之事,围绕寺院转了一圈之后,赶紧去找体化和尚。体化和尚高兴地告诉我,老和尚得知我想把北京派传承的唐密秽迹金刚法接回北京,非常欢喜地答应了,并说在早斋后传授。
 
早晨的福慧寺,没有居士香客,也没有游人,距离原定的贤首慈恩宗传法大典还有段时间,因此非常安静。老和尚坐在轮椅上,虽然身体欠佳,但精神矍铄。这是我见老和尚第一面,但丝毫不陌生,更有莫名的亲切感,似曾相识。给老和尚顶礼,长跪合掌,老和尚一句一句地传授,声声入耳,字字入心,心心相映,无上清凉和欢喜。 
 
体化和尚早就准备好法本和资料,并代老和尚传授手印。随后居士们法师们陆续来到,开始各种忙碌,打破了寺院清晨的宁静,而此时传授秽迹金刚法已经圆满。
     
4、二进福慧寺长谈话相约
 
2017年9月17日,由台湾中华国际供佛斋僧功德会举办的2017“国际供佛斋僧法会”在台北林口体育馆隆重举行。有机缘跟随中国佛教协会代表团出席此次盛会。
 
休会期间,徒弟寂乘和同学从圆光佛学院来看我,我让她们陪同前往福慧寺看望恩师钦因长老。此次是第二次见到老和尚,老和尚精神特别好,始终笑着,正宗北京口音和我交谈更显亲切。我向老和尚汇报了修法情况,以及筹建秽迹金刚道场的情况。接法之前,藏经楼上一直想供一尊孔雀明王,但半年时间四处寻找,没有合适的法相,迟迟没能如愿,恐是缘分未熟。但接法后,很顺利地恭请到庄严的秽迹金刚相,缘分真的不可思议。当老和尚看到北京秽迹金刚道场照片的时候,非常欢喜,称赞不已。我也希望老和尚多多加持北京秽迹金刚道场,多多提携弟子。得知老和尚多年未曾回大陆,我诚挚邀请老和尚回大陆传法,与信众结缘。 老和尚说自己年事已高,出入不便,不想给人添麻烦,有心也回不去大陆了,法已经传给我,让我好好受持和发扬。当时听来以为是老和尚谦卑,目前来看,老和尚是知道自己化缘将近,不久将与世长辞。
 
5、三进福慧寺泪眼送云程
 
2018年1月20日台湾晏修精舍住持一玄法师给我发来微信,得知钦因长老农历腊月初四15时38分,在树林灵山福慧寺安然示寂,入大涅槃。听到这个消息,不觉泪眼朦胧,本来和体化法师约好去给老和尚过生日的,没有想到这是一个不能实现的约定。 
 
戊戌年正月十六抵台,正月十七下午三进福慧寺,前往吊唁恩师。路上,临近福慧寺的时候,在花店插了两个花篮,天空就像知道人意一样,忽然下起了小雨。到了福慧寺,寺院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安静。搭衣持具缓步登上高高的台阶,每迈一步都是非常沉重,让我想起前两次来的情景,好像师父还在轮椅上瞅着我笑。见到体化师兄,一同来到师父灵前,上香,展具,顶礼。灵堂供奉着师父的遗像,站在那里注视着师父炯炯有神的眼睛,好像师父在和我说话。体化法师请我客厅用茶,席间我问起师父往生经过和后事情况。并特别提起希望取师父生前用物带回大陆,以留纪念。体化法师很慈悲,把师父生前吃饭的瓷碗和茶杯给我留存。顿时感觉师父就在身边,并且寓意深刻:一辈子(杯子)饭碗。和体化法师说好,自己要在师父灵前念佛回向,于是在师父灵前念佛一支香,一表不尽之情。
 
福慧寺准备在停灵五十三天后入葬,当日不能前往追悼,深深遗憾,付偈一首,愿恩师乘愿再来:
钦仰华藏宝王刹
因种娑婆一毫端
性相双运并秽迹
澈悟妙理法界宽